【返回】

一鍵分享

主打稿

2020年3月24日

新華網銀川3月24日電 題:金鳳區:建立社區治理新模式 打通基層治理“最后100米”

當下,新冠肺炎疫情取得了階段性勝利,在這場人民戰爭中,眾多社區基層工作者同時間賽跑,與病魔較量,成為遏制疫情蔓延的“主心骨”。

作為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的核心區,金鳳區在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中取得了連續50天無新增的階段性成效,當地基層治理,特別是社區治理工作在此過程中凸顯了重要作用。為此,新華網專訪了金鳳區委書記李全才,請他為大家介紹金鳳區在基層治理方面的創新做法,以及在本次疫情防控中基層治理發揮的積極效果。

推動社區從“行政末端”向“治理樞紐”轉變

新華網:“社區管理要精細”,請問李書記,金鳳區在社區管理方面,如何把工作做嚴、做細、做實,構建良好的基層治理局面?

李全才:金鳳區現轄5個街道、48個社區、449個居民小區。為做到精細化管理,我們將轄區劃分為400個社區網格,設立了20個社區警務室、29家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站)、服務常住人口27.9萬戶56.7萬人。轄區共有社區工作者(網格員)448名,其中社區“兩委”班子成員兼職網格員382名,專職網格員66名;社區民警(輔警)48名,社區醫療衛生人員438名。

2019年底,按照銀川市委、政府要求,金鳳區對轄區48個社區黨支部開展規范化建設,設立社區黨委22個,組建居民小區黨支部47個,進一步加強黨對城市社區工作的領導,推動社區從“行政末端”向“治理樞紐”轉變,有效構建起區域統籌、條塊協同、上下聯動、共建共享的社會治理新格局。


金鳳區委書記李全才慰問火車站卡點工作人員

此外,金鳳區在過去基層治理的基礎上,以楓林灣、未來城、居安家園、新海家園二期等4個不同類型的小區為試點,啟動了創新完善城市小區治理體系試點改革,著手建立“一核三聯四化”社區治理新模式,縮小社會治理單元,把治理重心傾斜至社區,把基層黨組織建立在小區,把服務力量下沉到居民家門口,打造群眾幸福生活共同體。

社區治理還存在社會資源整合不夠等突出問題

新華網:結合此次金鳳區疫情防控工作,您覺得當前基層治理尤其是社區治理方面,還存在哪些短板?

李全才:面對這次疫情“大考”,結合金鳳區的工作實際,以及國內其他地區出現的一些新情況,我覺得當前社區治理主要存在以下六個方面問題。

首先,在街道社區設置方面還存在不合理性。以金鳳區為例,長城中路街道所轄社區數和居民戶數、人數,分別是北京中路街道的2.3倍、6.7倍、4.2倍,常住人口10萬戶、近20萬人。轄區5000戶以上的社區居委會有29個,占總社區數的60%,遠遠超過“輻射3000戶左右居民為標準設立1個社區”的要求。其中,長城中路街道五里水鄉社區轄12640戶35340人,達到北京中路街道人口規模的77%左右。部分街道、社區服務人口較多,服務人員嚴重缺失,直接導致基層治理壓力驟增,難以做到統籌兼顧。


金鳳區委書記李全才遍訪包抓居家隔離人員

金鳳區委書記李全才到未來城小區調研基層治理工作

在基層管理方面,我們發現,社區工作者、網格員,醫療衛生、社區民警等公共服務人員配備嚴重不足,基層工作人員的工作量均達到或超過核定標準的2倍以上,“小馬拉大車”的現象比較普遍。

以金鳳區社區網格員為例,按照銀川市《關于推進社區工作者隊伍職業化建設的實施意見(試行)》要求,每300—500戶配備1名社區網格員,轄區應配備網格員516—860名,但實際配備448名,專職網格員僅有66名。同時,專職力量嚴重短缺,按照自治區相關規定,每萬人應當至少配置警力2-3人(含輔警)、醫護人員8-10人、疾控工作人員1.75人,但轄區實際每萬人配置警力0.8人、醫護人員7.7人、疾控工作人員0.6人,尤其在疫情防控期間,專職人員均“超負荷”工作,長期疲勞作戰。

在疫情防控期間,我們還了解到,目前轄區社區居委會和小區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三者之間的關系仍未理順,聯防聯控機制沒有完全建立,缺乏參與治理的一致性、協同性和有效性。居民委員會、業主委員會和小區物業公司作為小區治理的主體,分別從社區治理、自治治理和專業治理的角度,共同對居民小區進行管理。但在實際工作中,存在社區居委會心有余而力不足,小區物業公司配合不夠但社區無權限處置,業主委員會對社區工作支持不夠等問題。

此外,社區治理還存在智慧城市尚未完全布局、社會資源整合不夠、應急處置機制不健全等突出問題。

比如,此次疫情防控中,轄區充分發揮“智慧金鳳”社會治理綜合平臺作用,在構建視頻監控網、信息呼轉中心等方面進行了有益探索,未來城等小區、保險大廈等樓宇通過人臉識別、紅外測溫等技防手段,有效提高了進出人員檢測登記效率,極大減輕了工作人員負擔。但是,目前智慧城市建設仍處于初步階段,社區治理數據中心尚未建設,無法實現對各類群體的精準識別和上下之間數據互聯互通,導致疫情期間只能用最原始的“人海戰術”進行摸排管控,極大增加了管控成本。


金鳳區委書記李全才到枕水花園小區開展志愿服務

金鳳區委書記李全才督導新一輪”大起底“工作

在社區管理工作中,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志愿者團隊以及各類自治組織、企業界人士等,都是對社區治理短板弱項的極大補充。但苦于缺乏互相溝通的橋梁紐帶,以社區為平臺、社會組織為載體、社會工作專業人才為支撐的“三社聯動”機制牽引不足,造成轄區社會組織作用未能充分發揮,尤其是對民營醫療機構等社會資源整合不夠,潛力未能充分釋放。目前僅通過機關干部下沉社區、志愿服務等方式,開展政策宣傳、便民服務、環境衛生整治等工作,對居民的專業化、個性化服務保障力度還不夠。

在應急處置方面,目前大多數社區自身在公共衛生與傳染病防治等領域應急體系建設方面原本就是空白,人員配備、物資儲備、設施更替、技術研發等均存在較大短板,導致社區工作者面對疫情等突發應急事件時,缺乏統籌規范的應對指導。比如,此次疫情防控中,應急物資保障工作存在儲備不夠、調配不及時不準確等問題,這種情況在疫情前期尤為明顯。

著手建立“一核三聯四化”社區治理新模式

新華網:基層治理不可能一蹴而就的,這是一個漫長的試驗和總結的過程。請問李書記,未來金鳳區將如何進一步創新和完善城市小區治理體系?

李全才:正如最開始所介紹的,金鳳區今年已經啟動了基層社區治理試點工作,未來我們將繼續著手建立“一核三聯四化”社區治理新模式,打通基層治理的“最后100米”。

首先是突出“一核”引領作用。

“一核”即堅持黨的領導核心作用,完善“街道黨工委—社區黨委—小區黨支部”三級組織體系,整合社區網格員、樓長單元長、物業公司、業主委員會、社會組織、下沉機關干部中的黨員力量,建立以小區黨支部為核心的小區治理共同體,讓小區黨組織有責有權有資源。

建立黨員“進小區雙公示”制度,通過正向激勵和反向監督,推動直管黨員、在職黨員到小區報到,亮身份、比奉獻,并根據報到服務情況進行星級評定,評定結果作為干部評先樹優、選拔任用的重要依據。

以黨心聚民心,深挖小區資源和各類人才,建立“最美小區”評選制度,引導建立小區治理“四張網”,即以“15分鐘生活圈”為載體,優化便民服務網;用好樓棟單元長,織密矛盾排查網;建立金鳳衛士警民聯防隊,織牢小區安全網;倡樹“和諧小區一家親”,織緊鄰里親情網。

其次是突出“三聯”聚力作用。

創設“黨支部+物業+業委會”的居民小區“三方聯管”機制。在建立黨支部的居民小區,以臨近若干樓棟為單位,整合各樓棟力量,創設組織觸角全覆蓋的“聯合樓棟”黨小組,每個“聯合樓棟”黨小組至少設立1個黨員中心戶,依托黨員中心戶開展黨小組內的學習、議事活動。


金鳳區委書記李全才調研督導小區疫情防控工作

金鳳區委書記李全才調研督導學校疫情防控工作

建立物業公司責任清單,將業主滿意度、小區黨支部評價作為重要依據納入物業服務質量考核,推動社區服務更加精準化精細化。

把好業委會選舉“三權”“三關”,即人選建議權、結構建議權和資格審查權,候選人的資格關、選舉過程的組織關和選舉結果的公示關,將熱心小區事業和居民服務的業主選出來、用起來,搭建小區黨支部、物業公司與業主之間的密切紐帶。

創設依托社區民主協商的共建議事聯席會,廣泛吸納駐社區的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非公有制經濟組織、志愿者團體、自治組織等各界力量,構建具有4種主要職能的“小區治理服務協作體”,即黨建聯抓、資源共享,小區大事共治;治安聯防、綜治共管,小區平安共擔;服務聯建、公益共辦,小區環境共護;文體聯搞、文明共樹,小區喜事共樂。

突出“四化”驅動作用。

一是推動治理主體社會化。通過發動社會組織、志愿團隊、黨員居民代表、樓棟長,依托大數據手段,多管齊下收集居民需求信息,針對性、精準化提供服務。以政府購買服務為牽引,撬動“三社聯動”聚合作用,引導社會力量向社區、小區轉移,用專業化的服務滿足居民個性化需求。推廣“板凳會”、樓院議事等一系列城鄉社區民主協商成果,提升社區居民議事水平,努力激發社區自治活力和潛力。

二是推動治理單元精細化。建立治理單元動態調整機制,報請自治區民政廳批準,成立賀蘭山中路辦事處,優化北京中路、黃河東路、長城中路街道區劃布局;調整五里水鄉社區,重組銀啤苑、金家巷特大社區區劃,新增6個社區233個網格;增加政府投入,引導公共服務向社區、小區下沉,優化配置社區衛生、養老、教育、文化、法律、警務等站點,適當增加基層公共服務人員待遇,滿足城市化進程和群眾需求。

三是推動治理載體智慧化。將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技術應用到技術防控、信息采集、居家生活等小區治理各方面。建設金鳳區基礎資源共享庫,結合前期掌握及疫情期間大起底信息,對治理單元內的房屋、人口、設施、商鋪、公共場所等各類信息,進行全面采集、定時維護、動態掌握,通過數據研判分析,為社區治理及應對突發事件提供精準決策服務;建設金鳳區社區數字化治理平臺,加強與智慧銀川、智慧金鳳平臺數據信息互聯互通,推廣應用金鳳e家APP,依托基礎資源共享庫,做到反映問題和各類訴求及時處置,為企業、群眾及社會組織提供“一網式”便民生產生活服務,打造數據驅動、人機協同、跨界融合、共創分享的智能化小區治理新模式。


金鳳區委書記李全才調研居家隔離人員生活保障情況

金鳳區委書記李全才到社區警務室調研基層治理工作

四是推動治理模式法治化。啟動編制街道辦事處、社區居委會、小區治理單元三個“權力清單”,解決機構臃腫與基層力量匱乏矛盾,厘清社區服務與小區自治的關系,為治理主體留白空間。深化“1+X+N”社區警務模式,著力打造“楓橋式”派出所和警務室,扎實推進社區警務縱深發展。發揮基層在矛盾糾紛調處方面的優勢,以通俗的宣傳語言、便捷的新媒體信息化宣傳形式以及常態化、趣味化的社區活動,努力在社區群眾中間培植法治文化,以法治的力量加快推進社區治理改革進程。

建立分區分級分類管控機制

新華網:請問李書記,您對社區治理還有什么建議?

李全才:我認為,在加強社區治理方面,首先要抓頂層設計。針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預案與當前治理形勢契合度不高問題,及時進行迭代升級,區分傳染速度、城市規模、季節特征、人員流動等各方面因素,建立分區分級分類管控機制,每年根據新形勢新變化進行修訂調整。同時,針對當前基層街道、社區區劃不合理問題,從自治區層面出臺政策規定,對社區管轄人口進行明確要求,并建立區劃動態調整審批機制,根據服務人口和工作量,選優配齊社區工作者、公安民警、醫護及疾控等工作人員,在基層編制短缺的情況下,可探索采取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確保社區工作力量達到或超過上級要求標準。

其次要抓基層保障。針對當前基層社區自治組織保障不健全以及資源不足的問題,進一步建立健全社區自治相關立法,加快修訂社區治理的配套法規,明確劃定社區自治的權限范圍、運行程序及評價體系,有效管理基層社區自治各項事務。同時,以此為契機,進一步理順社區居委會、業主委員會、小區物業公司三者之間的權責和關系,更加突出社區治理、公共服務、優化營商環境、維護和諧穩定等職能,推動小區業主委員會、物業公司各自歸位、各司其職,積極履行法定職責,協同做好社區治理各項工作。

第三是做好試點改革工作。金鳳區以“智慧金鳳”社會治理綜合平臺為中心,在社區治理及服務方面積極探索并取得了階段性成效,同時以此次疫情防控為契機,啟動了創新完善城市小區治理體系試點改革。建議自治區選定一些社區為治理改革試點,在政策、資金、權限等各方面予以傾斜,推動權力下放、資源下沉、重心下移,特別是在社區數字化治理平臺方面,爭取納入國家抗疫扶持資金項目庫,便于基層先闖先試,為區市探索總結成功經驗后進行全面推廣。同時,建議協調區市相關職能部門及銀川智慧城市指揮平臺,開放權限內的信息數據,充實社區數字化治理平臺基礎資源共享庫,為基層智慧化、精細化、精準化治理服務提供數據支撐。(完)

———— 全文 ————

———— 收起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518彩网是正规的吗 股票正规平台 四川快乐十二一天一共多少期 最新全球股市行情总汇今日国际股市行情 体彩十一选五陕西 今天快乐双彩开奖得多少钱 甘肃快3走走势图定牛 时时彩平台漏动 青海快三和值走势图表 新疆11选5玩法规则 山东11选5免费预测